您現在的位置:六安新聞網>> 六安新聞>> 社會新聞>>正文內容

“飛行父子兵” 老機長最后一次執飛后與兒子交接棒

六安新聞網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“飛行父子兵”常以本子留言交流

  老機長最后一次執飛后與兒子交接棒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1日下午2時26分,張江(左)和兒子張吉一起對客機進行檢查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1日下午2時10分,剛剛執飛完廈門至武漢CZ3842航班的張江(左)和兒子張吉合影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下午2時42分,張吉準備登上父親剛駕駛的飛機,執飛武漢至恩施航班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下午2時45分,張吉做起飛前的準備工作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下午2時46分,父親張江向駕駛艙里的張吉豎起大拇指,表達祝福

  本版攝影:長江日報記者詹松

  1日下午2時左右,從廈門回武漢的CZ3842航班緩緩滑入天河機場停機位。與42年中的每次飛行一樣,機長張江仔細確認每塊操縱面板和電門已關閉后,走出駕駛艙,為自己2.67萬小時飛行生涯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

  “我今天操作了兩架次起落,都比較滿意。從曾經的夢想飛行到現在飛行結束,我的心情激動。”今年60歲的張江不舍地回頭又看了一眼停在身后的飛機,眼眶濕潤。停機坪上迎接他的,除了同事,還有他的兒子——同樣身為南航湖北分公司波音737機長教員的張吉。張吉將接過父親駕駛的這架飛機,執行后續武漢至恩施的航班任務。

  父親42年來無一次差錯

  兒子受影響產生飛行夢

  “祝賀,祝賀,平安降落了。”張吉握著父親張江的手說。

  “今后就交給你了,也祝你圓滿完成之后的飛行任務。”張江對兒子交代,“雖然我的飛行工作結束了,但我仍然會繼續我的飛行事業,通過教學來為民航貢獻自己的力量。”

  1977年,張江考入現中國民用航空飛行學院,起初擔任民航飛行報務員。從飛行報務員到飛行員,中間還有一個很高的臺階要邁過。

  讓張江堅定飛行員夢想的是執行一次特殊“航拍任務”。1983年,他所在機組負責駕駛飛機載著多名媒體記者前往宜昌。從三峽大壩選址地三斗坪沿著長江一直飛到重慶,看著窗外的大好河山,張江心想:還有什么比飛行更好的事業呢?

  1988年,張江成為一名共產黨員。他的目標更加明確了——努力成為一名飛行員。

  1992年,年過三十的張江重新回到學校學習飛行駕駛技術,并于1993年如愿以償成為一名民航飛行員,加入當時剛剛成立1年的南航湖北分公司。

  42年來,機型的變遷改裝、民航的合并重組、市場化的推進、新航線的開通、新機型的運用……張江經歷和見證了民航的快速發展。這么多年飛行生涯,張江以一句話歸結:“初心不改飛行夢。”

  談及張江,同事們說得最多的一個詞是“穩當”——服從安排,每年總飛行時間名列前三;一絲不茍,42年來沒出過一次差錯;考試檢查都是一次性通過;帶飛行學員,手把手傳授本領,30多名學生遍布全國;曾獲中國民航“功勛飛行員”榮譽稱號。兒子張吉也潛移默化受他影響,選擇了飛行員這條道路。

  張吉小時候,張江忙于飛行早出晚歸,父子倆聚少離多,但這并不妨礙張吉對父親職業的憧憬。“父親經常會給我說一些天氣和地理知識,還有不同地方是什么樣的風土人情。這些構成了我對父親職業最初的了解,也好奇想著飛上天看看”。

  父子倆本子上留言交流

  兒子獨當一面做機長

  為了和兒子保持交流,張江想了個辦法——在本子上留言。“我有什么話就寫在本子上,兒子早上醒來看到后,有什么話也寫在上面,等我晚上回家回復。”張江說,“就這樣,我們‘隔空’交流了幾十年。”

  學生時代,張吉向父親傾吐煩惱和學業方面的困惑。子承父業成為“飛行父子兵”后,父子倆經常通過筆記本交流飛行經驗、技術難題。

  然而,最初張吉的招飛體檢通過時,家里人也猶豫過要不要子承父業,因為飛行員承擔著太多壓力和辛苦。最終,他們還是同意張吉報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,繼續走飛行員這條路。

  走上工作崗位后,張吉成長很快,小到東南亞飛行的英語通訊技巧,大到波音737-700/800型加裝小翼后的操作要領,父親的諄諄教導都對他起著書本替代不了的作用。“42年飛行生涯中,我沒有遲到過一次。兒子當飛行員后,我也一直告訴他良好的工作習慣一定是來自生活中養成的好習慣。”張江說。

  張吉進入機長培訓班后,對于即將要承擔的機長職責和需要掌握的專業技能一度沒有信心。張江主動和他交流,講授經驗,消除他的困惑。最終,張吉在同期學員中率先通過了機長考核。

  對張吉這樣從更現代化的飛行學校過來的年輕人來說,感受的是更加先進的安全管理理念和飛行技術。“現在什么都電子化了,網絡準備、電子航圖、電子任務書……不像我爸年輕時,拿一張地圖看還要小心被風吹走。”張吉笑著說,“現在手冊和檢查單上都寫得非常詳細,所有安全管理理念都倡導手冊化管理,按章操作。”

  父親退休了,從此在天空的無線電頻道中再也聽不到他熟悉的聲音,再也沒有清晨家中一去一回擦肩而過、彼此叮囑的默契。張吉心中不是沒有遺憾,但更多的是衷心祝福。“我爸平安飛行了一輩子,我要向他學習,一直平安飛行;現在,我已經是一名入黨積極分子了,也要像他一樣,早日成為一名為民航事業奮斗的合格黨員。”張吉說。

  長江日報記者王謙 通訊員周舒紅 李帆 蘭龍輝

分享到:
編輯:湯曉雪 來源:長江日報 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02日 15時31分27秒

相關文章

評論列表
版權聲明:
1、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"來源:六安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六安新聞網所有。
2、本站版權所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僅供參考,歡迎轉載,請務必注明出處:[六安新聞網]
圖文推薦

    “飛行父子兵” 老機...

      “飛行父子兵”常以本子留言交流   老機長最后一次執飛后與兒子交接...

    坐火車去上班還有點...

      晚高峰回通州的副中心線列車,在北京西站、北京站上人后坐...

    讓境外消費回流 還有...

      市政協委員到王府井商業街調研   據測算,打造國際消...

    農業農村部:以鄉村...

      新華社北京7月1日電 題:打好“錢、地、人”組合拳 促進鄉村產業振興 ...

    住建部:將積極創新...

      7月1日,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北京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...

    鐵路暑運開啟 預計62...

    7月1日,旅客在武漢火車站準備進站乘車。新華社發(彭琦 攝) ...

澳客网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