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六安新聞網>> 六安新聞>> 社會新聞>>正文內容

培訓班聲稱不滿意可退費 等了兩個月退款還是沒拿回來

六安新聞網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在培訓學校出具的收據上寫著“不滿意可退費”,但真要退費時,余女士遇到了退費縮水的問題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昨天上午,記者來到這家培訓學校,不少孩子正等著上課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余女士(化名)當初繳費的收據,上面寫著“不滿意可退費”。 上游新聞記者 甘俠義 攝

  暑假又來了,不少家長計劃帶著孩子出門旅游,也有的家長則忙著給孩子報各種培訓班、補習班。市民余女士(化名)的女兒已被主城某重點中學錄取,這個暑假,培訓班也在開始學習初中的課程。不過余女士心里有個“疙瘩”卻一直解不開,“寒假時我就給孩子報過一個培訓班,當時說好的不滿意可以退費。可現在我們想找他們退錢,卻僵住了……”

  上了幾節課后不滿意

  家住江北的余女士的女兒今年上小學五年級,學習成績一直不錯,不過為了讓女兒更進一步,她給孩子報了許多培訓班,“主要是為‘小升初’作準備,讓她進入初中后,起步快一些。”

  余女士告訴記者,去年年底時,女兒同學的一個家長找到她,向她介紹江北觀音橋一家名為“重慶少博學校”的培訓學校。“據說當時這家培訓學校正在搞活動,給孩子報補習班有優惠。”余女士還到現場看了一下,覺得這家培訓學校不錯,于是趕在去年的12月31日“優惠活動”的最后一天,給女兒報了培訓班。

  余女士給女兒報的是“一對一”的小班,就是培訓老師和孩子一對一進行針對性地補習,一共30節課,每節課320元,一共9600元。因為參加了“優惠活動”,最后余女士繳納了8800元學費。

  今年年初,余女士每個周末就帶著女兒去這家培訓學校上課。“我們一般周六的上午去,一節課大約2個小時。”但上了8節課過后,余女士征求了女兒的意見,決定不去上課了。“主要是孩子覺得這樣的課程不滿意,學不到什么東西……”余女士對記者說,女兒在班上的成績一直很好,并不是因為成績差而參加培訓班的,因此上這樣的培訓班,目的是“提高”,而不是“補習”。她和女兒覺得培訓班老師講的內容“有點淺”,達不到提高的目的。

  轉班后又發現了問題

  在和培訓學校的負責人溝通過后,余女士決定讓女兒停止小班的學習,而轉入大班上課。

  可女兒跟著其他孩子一起上大班的課程過后,余女士又發現了問題。“上大班的課,第一次老師布置作業,就布置錯了。后來,我們想去找上課的老師,也找不到……”在大班上了5節課后,第六節課余女士就沒讓女兒去了,因為余女士已給女兒找到了市內的另一家培訓學校。

  上了幾個月的培訓班,提高并不多,余女士開始也沒往心里去,畢竟女兒之前已參加過不少類似的培訓班了。隨后,余女士找到“重慶少博學校”的負責人,希望退還女兒沒上完的課程的學費。

  余女士說,女兒上了8節“小班”的課,一節課320元,5節“大班”的課,一節220元,加上一些其他的費用,幾個月來在這家培訓學校的費用在3800元左右,那么退費的時候,學校就應該退她5000元左右。但這時,培訓學校方面表示只能退她2000多元。

  這下余女士有些蒙了,因為她在去年12月31日繳費的時候就問清了的,如果孩子中途不學了,可退還剩下課程的學費,在學校出具的收據上,也寫著“不滿意可退費”,那么這退費怎么就“縮水”了呢?

  培訓學校卻另有說法

  如今,暑假已經來了,余女士說,女兒目前已被市內某重點中學錄取,她在暑期的培訓班課程,也以初中為主。

  余女士最后一次和重慶少博學校的負責人聯系是在今年5月,雙方就退費的問題依舊沒有達成一致。如今已過去了兩個月,這退款還是沒能拿回來。

  昨日上午,記者來到位于江北區觀音橋附近的“重慶少博學校”。該培訓學校的教室在一棟寫字樓二樓,在“大班”的教室里記者看到,10多個孩子正等著老師來上課,門外有兩位家長正在等待。

  記者在走廊墻壁上的學校簡介上看到,“重慶江北少博教育培訓學校成立于2011年4月,是一所中小學綜合學科培訓輔導學校……”

  隨后,記者找到了該培訓學校的一位負責人高女士。高女士說,她對余女士女兒的情況比較了解,余女士所說的學費方面的問題確有其事。高女士解釋說,之所以不能全部退還學費,是因為余女士在退掉小班的課程后,又選擇了大班的課程。“大班的課程是有名額限制的,報了名過后就不能退(錢)了。”

  高女士說,一個學期的大班課程有17節,雖然余女士的女兒只上了5節課,但因為占了名額,所以剩下12節課的學費不能退還。這也正是雙方就退費問題糾結之處。

  最后高女士還告訴記者,學校方面之前也給余女士提出了解決方案,也就是讓余女士的女兒在學校繼續上大班的課程,后面課程的教學內容都是初中的。

  對于學校方面的態度,余女士則表示不能贊同,她說,之所以女兒不愿意繼續在這家培訓學校上課,是因為其教學質量,因此她不會讓女兒繼續在這里上課,要求按原來的“約定”,退還剩下的學費。

  雙方至今沒有達成協議,學校負責人高女士表示,他們將繼續和余女士協商。

  “口頭協議”易引發問題

  昨天下午,記者再次聯系上余女士,她表示目前學校還沒有和她聯系解決辦法。而她也告訴記者,如今她也后悔當初在為孩子報名時,沒有將后面的事情問清楚再繳費。

  余女士說,在繳費報名時,她和學校方面只是一些“口頭協議”,對方滿口答應“不滿意可退費”,但并沒有考慮到“大班占了名額,不能退費”這些問題,學校方面也沒有給她說清。現在學校方面以此為借口,將退款“縮水”,她也無可奈何。

  除了“重慶少博學校”外,記者又以“家長”的身份隨后又走訪了市內其他的兩家培訓學校,咨詢相關的問題,發現這些培訓學校在收取報名費的時候,只開具了收據,而并沒有文字協定。學校方面滿口答應“不滿意可以退錢”,但并不會主動介紹退款的細則。

  另一位家長劉先生在接受采訪時告訴記者,他也為兒子報過補習班,交了近萬元的學費,“只拿到一張收據,其他的都是口頭協議。”最后兒子上了一半的課就不愿意上了,他找到學校退學費,“雖然最后學校退了剩余課程的學費,但最開始的時候我心里也打鼓,因為沒有簽訂任何協議,到底賠多少,都是由學校說了算。要是學校方面‘耍賴’,作為家長,如何*呢?”因此劉先生表示,雖然目前的培訓學校都日益規范,但這樣的“口頭協議”,還是容易引發問題。

  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 譚遙

分享到:
編輯:湯曉雪 來源:重慶晨報 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03日 09時36分57秒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!
評論列表
版權聲明:
1、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"來源:六安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六安新聞網所有。
2、本站版權所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僅供參考,歡迎轉載,請務必注明出處:[六安新聞網]
圖文推薦

    山東女孩中考前被父...

      無聲的尖叫   默默承受16年家暴后,41歲的李美芝第一次拿起電話報警...

    上海垃圾分類催生網...

      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7月1日起正式實施,滬上垃圾分...

    醫院注銷近兩年坐不...

      醫院注銷近兩年坐不改“姓”   資陽衛健部門回應:易誤導市民,已責...

    金鑰匙琴行舉行“慶...

      7月1日,金鑰匙琴行“慶七一”文藝匯演在西市街道百姓大舞臺開演。來自金...

    水蜜桃產業致富一方百姓

      7月2日,舒城縣干汊河鎮靠山村水蜜桃產業扶貧基地生產車間...

    平橋鄉舉辦建黨98周...

      本網訊 為紀念建黨98周年,切實加強黨風廉政教育,增強黨...

澳客网彩票